科尔温境内静悄悄。

没有虫鸣鸟叫,听不见野兽魔物活动的低吼,弥漫在空气中的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旷野之上三煤球飞驰而过,进入第二个被黑尸会摧毁的城邦三人看不到半个活物,这里彻彻底底就是被死亡所笼罩的区域。

科尔温没有被完全屠戮完全是一个黑色幽默,科尔温城主最近正在大兴土木,为了能够最快速度的完成自己的新宫殿,他带着境内绝大多数的奴隶以及武装力量离开了主城,事发时大量的奴隶和卫兵正在偏僻遥远的新宫殿群劳作着。

逃过一劫的城主在与教国、塔妮亚的对话中声泪俱下地控诉着黑尸会的残暴,但路路却在听到消息时一针见血的指出——他其实不在乎死了多少人,只是痛苦自己的权利因为黑尸会的到来大幅削弱。

漂浮在科尔温城废墟之上,路禹一声叹息。

似乎黑尸会没有在这里留下如同灰灵般的死灵造物,但即便如此,仍在城内漫无目的游荡的行尸与白骨仍是数量惊人。

继续前行,经过城外一处村镇时,塞拉忽然抢过身体控制权停下,这个急刹车让路禹一阵晃荡。

“有敌人?”路禹下意识问。

塞拉困惑地说:“我刚刚……好像看到村镇倒塌的房子里有孩子出没。”

“孩子,你确定没看错?”路禹不敢相信,“这里距离科尔温城不远,以黑尸会现在制造尸潮的手段,我不觉得有人能在野外幸存下来。”

塞拉也被路禹的话说得不太自信,还是路路站了出来:“那就下去看看吧,虽然我没感知到任何东西,但万一呢?”

魔力潮之后,魔力感知的波动巨大,有时候甚至让精通魔法的晨曦领众人迷惑自己是否运用得当,因为远没有了之前那种如臂指使的感觉。

保险起见,三煤球降落到了村落倒塌的房屋之上,在废墟与瓦砾间四处张望。

寂静的村镇中回荡着窸窸窣窣的声响,三煤球循声而去,漂浮在一间半塌石屋的窗沿上。

因为遭受破坏,房屋内的家具破碎一地,碎石遍地,但房间角落处摆放着的一口缸吸引了三煤球的注意,因为缸沿隐约可见被夹住的一截衣角。

感知到虚弱的生者气息,塞拉和路路在聊天室内震惊不已,她们万万没想到竟然真的有幸存者,为什么魔力感知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?此时分明近在迟尺。

考虑到缸的大小不太可能容纳一个成年人,三煤球猜测这是一个孩子,这让他们犯了难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,或者来:d#a#m#i#x#s#.c#o#

章节目录

我的召唤物很奇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米小说只为原作者糯米滋海豹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糯米滋海豹并收藏我的召唤物很奇怪最新章节536.由先驱者发起的学派屠杀